【新华网】夏书章:我只是一个摇旗呐喊的老兵 - 中山大学新闻网

2019-01-02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1 点击:

分享到:

  【新华网】夏书章:我只是一个摇旗呐喊的老兵 - 中山大学新闻网【新华网】夏书章:我只是一个摇旗呐喊的老兵 稿件来源:新华网2016-12-14

   作者:黄玫 王厚启 孙逸凡

   编辑:蔡珊珊

   发布日期:2016-12-14

   阅读次数: 新华网广州12月14日电 对于行政管理专业来说,行政‘行’的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专业‘专’的是为人民服务。在10月底于中山大学举办的2016复旦管理学奖励基金会颁奖典礼上,97岁的夏书章说这句话时,声如洪钟。作为中国当代行政学的主要奠基人,中国MPA之父,中国行政管理学界的泰斗,他被授予了复旦管理学终身成就奖。这句话,正是对他一生孜孜以求的学术事业最好的注解,而他却说我只是一个摇旗呐喊的老兵。 三十年前,正是夏书章的摇旗呐喊,让中国的行政管理学这门研究国家良政与善治的学问,重新出现在了中国大学的课堂上。 锲而不舍 让中国行政管理学重获新生 2016年毕业季,当这位年近百岁的老人,手举重约5公斤的权杖率主礼教授进入礼堂时,现场掌声雷动,场景令人深深动容。这是夏书章为中山大学毕业生连续执权杖的第十个年头,也是中国的行政管理学在高校恢复招生的第三十年。 1947年,夏书章在哈佛大学取得公共管理硕士学位后回国,来到中山大学政治学系讲授行政学。1952年,全国高校进行了院系调整,政治学系停办,夏书章没有办法再教授原先的课程,而是被安排讲授马克思列宁主义基础。 有资本主义的行政管理学,当然也需要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行政管理学。抱着这样乐观的信念,夏书章不仅没有丧气,反而对行政管理学如何结合中国的国情有了更深入的思考。 改革开放后,社会科学的恢复和重建出现了曙光。夏书章和他的学术界同仁们很快积极地行动了起来。1980年,他到北京参加中国政治学会筹备会,和到会的10位老先生讨论过后,决定上书中央,建议在高校设置政治学系,发出我们的声音。 1982年1月29日,夏书章写的一封信刊登在了《人民日报》上。这一次,他在信中大声疾呼:把行政学的研究提上日程是时候了。 这封信刊登后,行政管理学的重建工作迅速引起了热烈的讨论。不过,中国的行政管理学已经中断了三十年,他们缺师资、缺教材,也缺学术平台。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夏书章开始马不停蹄地四处奔波。 短短的几年内,他和同行们组织师资培训班,编写了改革开放后第一本《行政管理学》教科书,为这门学科奠定了理论框架,并筹备成立了中国行政管理学会。 夏书章坚定的信心和执着的努力,让这门治国理政的学问获得了新生。 求学路上 九死一生 坚定报国决心 我的前半生一直在路上, ‘九死一生’。谈到自己早年的求学经历,夏书章这样说。 在抗战的硝烟中,夏书章考取了国立中央大学。不过,由于南京沦陷,学校迁至了千里之外的重庆。那时候的山间公路,蜿蜒曲折,七十二拐,山谷里能看见很多翻下去的汽车。当历时两个多月最终到达学校时,夏书章已经错过了许多课程,不得不选修别的院系的课程来代替学分。 即便如此,夏书章还是顺利地完成了学业。毕业后,他又前往行政管理学科的发源地——美国求学。当时二战尚未结束,横渡太平洋的旅程凶险莫测。 那时候在船上,上面有日军飞机的轰炸,下面有潜艇和水雷的威胁,我们吃饭、睡觉和上厕所都穿着救生衣,随时都做好沉船落水的准备。当在最终目的地波士顿上岸时,夏书章不禁有劫后余生之感。 在国家积贫积弱的年代,正是这些九死一生的经历让他意识到了中国面临的困难与挑战,也更加坚定了他研究国家治理的决心。 从过去的贫弱到如今的繁荣,中国的成就和良好的国家治理是分不开的。一生跨越两个不同的时代,夏书章不仅见证了中国巨大的变迁,也带领中国的行政管理学科走向了繁荣。 2006年夏书章获美国公共行政学会第一次在亚洲颁发的国际公共管理杰出贡献奖。学术界的同僚称呼他为扛起中国行政管理学大旗的泰斗,而他谦逊地说:我们的大旗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我只是一个摇旗呐喊的老兵。 从最年轻教授变成最年长教授 从28岁到97岁,夏书章从当年的中大最年轻教授变成了今天的中大最年长教授。在这个历程中,夏书章编著了著作30余本,发表论文约300篇。然而,年龄的增长并没有改变他乐观、进取的生活态度。 在工作上,这位97岁的老兵一直没有闲着,就在2016年夏天,他的新作《论实干兴邦》出版。如今,夏书章仍在家中给博士生开题、授课。他给《中国行政管理》杂志写《夏老漫谈》专栏,在文章里,他担忧城市的过度扩张,批判高校的一些乱象,语言生动有趣又富有教益。分析社会现实问题,夏书章不仅正色敢言,而且总能一针见血,切中要害,因此被学界赞叹真‘刚猛’也。 现在,他每天都要阅读《光明日报》、《参考消息》,观看《新闻联播》等等。中国有自己的实际情况和目标,行政管理学是应用学科,我们一定要了解社会现实,理论结合实际。认识中国国情,做有中国特色的行政管理学,这不仅是夏书章对自己的要求,更是他对这门学科期许。 虽然将近百岁,但是他并不服老,闲暇时,他仍会偶尔到校园中漫步。70岁以前,从家走到学院楼,他要走十几分钟,如今他要走上半个小时。有时,路上的学生和老师认出他,上前搀扶,他却倔强地摆摆手,坚持自己一个人走。 我现在是愈老愈开心。因为我们一路走来,看到中国始终在不断进步,当然就越来越有信心。说到这里,夏书章又一次开怀大笑起来。 采访手记 97岁夏书章:老而弥坚,心中有数 新华网广州12月14日电 夏书章教授的家在中山大学西区一栋普通的教工住宅里。每天早晨,校园刚刚苏醒,年轻的老师们踩着单车,陆陆续续路过他的窗前,从住宅区前往课堂。不过,很多人不知道,这位国宝级别的老教授,就住在这样一套简朴的居室里。 在中国的行政管理学界,夏老有着数不清的荣誉和头衔。作为政治学与行政学专业的毕业生,我们可以在课堂上和书本上许多重要的位置找到夏老的名字。不过,当我们敲开那扇门,和他面对面交流过后,一个率真、可爱的老人的形象,才真正在我们心中丰满鲜活起来。 夏老出生于1919年,他的整个人生贯穿了大半个中国近现代史。如今,97岁的他仍然能思路清晰地复述一件又一件往事。战火中完成学业的艰难,横渡太平洋的凶险,初到美国时的新鲜与好奇——夏老可以把生命中的每一个故事都讲得充满传奇色彩。 和每一个出生于战乱年代的知识分子一样,成长于战火和硝烟中,让夏老有一种近乎本能的家国情怀。他会对国家的贫弱感到痛心与无奈,也会被为中华崛起而读书深深打动。然而,每当讲到生命中最为惊险曲折的那些经历,他又会爽朗地开怀大笑。在他的讲述下,这些历史所给予他的磨难,更像是为他传奇的一生增添了一个个精彩的注脚。 夏老的家中并不宽敞。十几平米的客厅,四周墙上挂满了他喜欢的照片与画像,每一张记录的都是他几十年学术生涯中那些动人的场景。讲起这些照片背后的故事的时候,他会露出像孩子一样开心的笑容。 谈到自己的年纪,夏书章打趣道:我做了一首打油诗,你们听听。一百不稀奇,九十有的是,八十满街跑,七十小弟弟,六十五十摇篮里,四十三十不用提。 我88岁的时候,还可以自己打车,一个人提着行李箱去机场坐飞机呢!夏书章总有一种孩子般的倔强和顽皮。 总结自己的晚年生活,他用四句话来形容:作息有序,饮食有度,生活有趣,心中有数。除了保持了良好的生活习惯和积极的心态,这位一生心系国家的老人,从不忘每天阅读报纸,观看新闻节目,做到国家大事,世界大势,心中有数。 采访的最后,夏老谈起了自己对学生们的劝诫:大学生的‘大’体现在知识基础、胸怀和眼界,university(大学)千万不能变成‘由你玩四年’。 原文链接:www.gd.xinhuanet.com/gdstatics/mrkgd/xsz/

Copyright © 2012-2018 香港全年免费资料,天下彩票免费资料大全,2019年香港正版马会资料大全 版权所有